• <tr id='ob4fd'><strong id='ob4fd'></strong><small id='ob4fd'></small><button id='ob4fd'></button><li id='ob4fd'><noscript id='ob4fd'><big id='ob4fd'></big><dt id='ob4fd'></dt></noscript></li></tr><ol id='ob4fd'><option id='ob4fd'><table id='ob4fd'><blockquote id='ob4fd'><tbody id='ob4f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b4fd'></u><kbd id='ob4fd'><kbd id='ob4fd'></kbd></kbd>

    <code id='ob4fd'><strong id='ob4fd'></strong></code>

    <fieldset id='ob4fd'></fieldset>
          <span id='ob4fd'></span>

              <ins id='ob4fd'></ins>
              <acronym id='ob4fd'><em id='ob4fd'></em><td id='ob4fd'><div id='ob4fd'></div></td></acronym><address id='ob4fd'><big id='ob4fd'><big id='ob4fd'></big><legend id='ob4fd'></legend></big></address>

              <i id='ob4fd'><div id='ob4fd'><ins id='ob4fd'></ins></div></i>
              <i id='ob4fd'></i>
            1. <dl id='ob4fd'></dl>
              1. <blockquote id='ob4fd'><q id='ob4fd'><noscript id='ob4fd'></noscript><dt id='ob4f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b4fd'><i id='ob4fd'></i>

                首页 > 市场 > 大盘分析

                华策影视生死危机:行业寒冬来袭 市值曾一天蒸发16亿

                2019-10-09 04:03:16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大盘分析

                中国企业家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确定取消

                市值曾一天蒸发16亿,这家成立26年的公司如何应对行业寒冬

                在赵依芳看来,只有做好内容,才能掌握主动权,这才是应对寒冬的本质。

                记者李佳

                华策影视成立的第26个年头,创始人赵依芳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以往,这家国内体量最大的电视剧公司,已经能做到年产电视剧1000集,也制造了不少诸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翻译官》《何以笙萧默》等爆款作品。

                然而到了2018年下半年,“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税务风波”等现象引发行业持续震荡,影视股出现大崩盘,一时间,上市公司纷纷感觉入了冬。

                赵依芳也已觉察到寒意:“第四季度发现股票一直掉,没有停下来,经济悲观的情绪也越来越强烈,真觉得企业可能说死就死。”

                这给赵依芳带来危机的同时,也让她意识到,整个行业要变革了,如果不做出变化,企业随时可能会倒下。

                电影新兵

                《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前一天,制片人单佐龙写了一篇文章,取名《“地球”的至暗时刻》,回忆了影片拍摄背后经历的艰难故事。

                谁也没想到,首映日拿下2.6亿票房之后,《地球》又迎来一次“至暗时刻”。被“一吻跨年”吸引的观众走进电影院,发现自己看的并不是浪漫爱情片,负面口碑爆发,进而票房跳水,影片上映第二天只收获一千多万票房。

                同样被“拉下水”的还有影片的出品方华策影视。当时华策股价跌停并创上市新低,公司市值一天缩水了16亿元。

                华策在电视剧领域是龙头,但在电影方面还是新兵。此前,赵依芳的投资策略是“一手郭敬明,一手侯孝贤”,既要有商业片,也要有艺术电影。

                因此,被赵依芳视作有潜力的导演毕赣也顺利拿到投资。据荡麦影业联合创始人单佐龙回忆,当时他透过朋友给华策递交了一份稚嫩的商业计划书,不到一个月华策就做了投资决定。

                面对市值蒸发16亿,赵依芳觉得电影只是导火线而已。“我们市值跟行业比本身比较高,再加上碰到(电影)这个事儿,但不是纯粹因为它。”

                无论是对导演毕赣,还是对华策影业团队,赵依芳言语间都是褒奖。就连“一吻跨年”的争议营销,在她看来也是最成功的营销案例。

                “2.9亿的票房,一部艺术电影,这在全世界都没有的”,在赵依芳看来,口碑上虽然预期错配,但吸引那么多观众走进影院,某种程度上也是普及了艺术电影,因此年终会上,她反而给华策影业的高管、电影项目负责人发了奖励红包。

                “影业团队是第二代,她们的目标是先活着、活好,后面再慢慢做强大。”担任华策影业董事长的傅斌星,正是赵依芳的女儿。除了鼓励,二代身上也要背负KPI,赵依芳的要求是不赔钱:“影业很年轻,但如果去做一些hold不住的东西,那不是在挖一个一个坑嘛,华策还是得要稳健发展。”

                影视变革

                《创业时代》豆瓣3.7的评分,再一次把华策拉回现实,而在这之前《天盛长歌》的收视低迷,也给赵依芳心里添了堵。

                “如果在以往的年份,我们可能播的都是爆款,但在这样一个变化多端的环境下,播出效果不够理想,有时候比经营上的压力都大。”2018年,华策对这两部剧都抱了很大期望,结果播出后不但没有成为爆款,甚至还出现了口碑收视双扑街。

                相比2017年上半年,当时点击量破百亿的剧一共有7部,其中华策就占了3部,虽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剧评分也不高,但总点击量却都超百亿。

                然而到了2018年,爆款迟迟未现。赵依芳觉得原因在于行业变革,“竞争很惨烈,冬天大家都要死的,这样的话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对于“阴阳合同”“天价片酬”事件的爆发,赵依芳并没有觉得意外,问题早就存在,她觉得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但之后,在一线的同事反馈剧价下调,而且市场采购也开始减量,与此同时,行业也迎来强监管和税务查收,赵依芳意识到寒冬来了。

                最明显是在横店,剧组一下锐减到十几个。当时华策也有新戏在开机,虽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但还是出现了筹备时间延后、时长减量,在投资价格、成本等方面也做了相应调整。

                2018年6月底,包括中宣部在内的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强调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随后,优爱腾三家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等公司发出联合声明响应,表明演员片酬不得高于5000万。

                这对华策也是一次大调整,赵依芳表示:“以前演员成本那么高,流量演员受追捧,但现在可能就要更广泛去匹配优质的好演员。”

                此外,在公司内部,赵依芳也采取了职能部门精简、岗位和部门整合优化等措施来应对严冬。以往的香港国际影视展,华策会派不同的负责人发布相关类型的大剧,但今年人员数量规模都有所精简。

                赵依芳已确认出席4月13日在北京举行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想了解更多赵依芳的观点,点击上图立即抢票。

                主旋律

                早在2018年1月,华策就成立了业内第一家大剧研发中心,主要进行主旋律作品的研发,比如《外交风云》《绝境铸剑》等,还有一些扶贫题材的献礼剧。

                从十八大之后,赵依芳就对华策的内容战略进行了主动调整,基调就是要“紧扣时代和主旋律”。以往主旋律题材在华策出品中占比不过10%,到了今年,这个比例已经扩大到20%~30%。

                “民企做了国企的事”,这是赵依芳经常听到的评价,“我是机关出来的嘛”。

                1992年,33岁的赵依芳走出体制,从浙江东阳广电局副局长变成了一家影视公司的总经理。此后,她在体制与商业之间逐渐找到平衡点,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对趋势和政策的敏感,让华策几次都踩准节点。

                2008年文化产业进入资本市场的政策出台,华策完成股改,2010年就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电视剧第一股”。

                2013年,华策影视又收购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为国内体量最大的电视剧公司,此后华策的爆款也多出自克顿之手。

                到了2018年,民营企业普遍融资难的背景下,12月6日,华策影视控股股东大策投资与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约定转让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2%的股份,这一举动也被外界解读为杭州市政府帮助华策影视驰援纾困。

                赵依芳对此解释:“国资投资确实可能有政策性的意义在里面,但长远来看,国企也是资本,资本还是会对发展有要求,所以我们也不刻意去明确是什么样的投资。”

                此外,2018年快手等短视频的崛起,出现了“没有人再看电视剧”的论调,赵依芳并不赞同:“短视频起来不表示长视频就没了,只有不好看的电视剧,没有说电视剧就没人看了。”

                但面对观众口味的变化,华策也在做短剧、竖屏电视剧的尝试。在赵依芳看来,应对未来不确定的根本点还是在于内容,“只有做好内容,才能掌握主动权,这才是应对寒冬的本质”。


                即时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新浪财经

                云南股票私密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24小时内删除文章,本站不负责法律问题,谢谢!!
                版权所有(C) 1999-2018 云南股票私密 删文章联系:banquan88#qq.com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24小时内删除文章,本站不负责法律问题,谢谢!!
                版权所有(C) 1999-2018 云南股票私密 删文章联系:banquan8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