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eVdrX'><strong id='eVdrX'></strong><small id='eVdrX'></small><button id='eVdrX'></button><li id='eVdrX'><noscript id='eVdrX'><big id='eVdrX'></big><dt id='eVdrX'></dt></noscript></li></tr><ol id='eVdrX'><option id='eVdrX'><table id='eVdrX'><blockquote id='eVdrX'><tbody id='eVdr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VdrX'></u><kbd id='eVdrX'><kbd id='eVdrX'></kbd></kbd>

    <code id='eVdrX'><strong id='eVdrX'></strong></code>

    <fieldset id='eVdrX'></fieldset>
          <span id='eVdrX'></span>

              <ins id='eVdrX'></ins>
              <acronym id='eVdrX'><em id='eVdrX'></em><td id='eVdrX'><div id='eVdrX'></div></td></acronym><address id='eVdrX'><big id='eVdrX'><big id='eVdrX'></big><legend id='eVdrX'></legend></big></address>

              <i id='eVdrX'><div id='eVdrX'><ins id='eVdrX'></ins></div></i>
              <i id='eVdrX'></i>
            1. <dl id='eVdrX'></dl>
              1. <blockquote id='eVdrX'><q id='eVdrX'><noscript id='eVdrX'></noscript><dt id='eVdr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VdrX'><i id='eVdrX'></i>
                当前位置:

                欧洲议会选举上演权利的游戏 你想看的全过程在这里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管理 2019-09-09 18:00:28
                分享热门
                —分享—

                内容摘要:5月23日-5月26日将举行欧洲议会选举,预计疑欧派将会赢得三分之一的席位,贸易政策、财政监管以及主权债券市场可能会面临风险。

                5月23日-5月26日欧洲将举行议会选举,预计疑欧派的政党前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给本已遭受重创的欧元带来更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持有欧洲资产敞口的交易员也将在选举过程中保持高度警惕。

                什么是欧洲议会选举?选举如何进行?

                欧洲议会选举是欧洲大陆范围内的选举,每个欧盟成员国的公民投票选举当地候选人成为欧洲议会议员。这些被选出来的议员将任职到欧盟的立法部门,主要负责:通过欧洲范围内的法律;监督预算;监管、投票通过或者如有必要解雇欧盟委员会主席。

                此次选举时间为5月23-26日,届时将任命750名或者705名欧洲议会议员,任期5年。席位数量的不确定性主要在於英国脱欧,这本身对选举进程的整个框架都会产生影响,稍後我们将进行详细说明。

                每个国家的席位数量根据人口比例来分配。德国人口接近8200万,因此在议会席位中占据数量最多,为96个。另外基於欧盟法律的广泛性,以及欧盟各机构的监管职能多样性,本文仅涵盖广泛的制度框架,不会深入探讨具体的官僚制度。

                与其他国家的议会一样,欧洲议会的议员是基於意识形态的立场进行投票的,然後再在立法机构中进行相应的分配。与国家议会不同的是,欧洲议会是一个国际政党的超国家立法机构。例如,来自波兰和意大利的议员可能来自不同的国家政党,但他们在欧洲议会中有可能属於同一个政党。

                自1979年首届欧洲议会选举以来,投票率一直在稳步下降,2014年的投票率仅为42.61%。较低的投票率加上实力日益高涨的欧洲怀疑论者民粹主义,为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带来了不小的风险。中间派的冷漠间接地支持了反建制派的气焰,他们比温和派更渴望表达自己的不满。

                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关键角色

                目前的欧洲议会主要分为八大政党。各国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疑欧派可能会越来越多。欧洲人民党和进步联盟党是最大的两个政党,但由於右翼的欧洲怀疑论者不断崛起,这两大政党的人数可能会有所减少。

                一些主要的反建制政党如欧洲自由党和直接民主党以及欧洲保守党和改革派等受欢迎程度正在上升。根据最新的预测显示,欧洲议会中席位最多的五大政党中,有四个政党可能会来自意大利、波兰和法国的民粹主义/疑欧派者。

                欧洲的政治版图

                过去五年中,疑欧派的受欢迎程度加速上升,希腊债务危机在助长欧洲怀疑论者的愤怒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其暴露了欧盟成员国面临的体制僵化。希腊面临财政紧缩措施、社会骚乱和小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但能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政策和资源却非常有限。

                欧洲怀疑论者认为希腊在经济发展轨迹上缺乏自主权,认为欧盟侵犯了国家主权,太过技术官僚色彩。叙利亚难民危机进一步点燃了民粹主义的怒火,使欧洲的政治前景更加不确定。

                由於这次选举是建立在反体制情绪的基础上,市场动荡将是不可避免的。意大利新政府成立前,欧元/美元下跌逾6%,意大利和德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扩大逾130%,2018年10月底最阔接近340个基点。

                同一时间,随著对另一场欧元区债务危机担忧的加剧,西班牙和希腊的债券收益率也大幅上涨。另外随著市场情绪的恶化,美国国债与美元、瑞郎和日元一同上涨,这表明,在欧洲发生的危机不受地区的限制,而是超越了边境,影响全球金融市场。

                市场的这种负面反应源於对新政府将采取何种措施的不确定性。意大利债务占GDP比重超过130%,2018年意大利和欧盟之间就意大利预算问题之争震动了整个金融市场,也开创了欧盟财政例外主义的危险先例。

                反建制政党和疑欧派受欢迎程度与日俱增,亲欧派如法国总统马克龙等的支持率则在下降。波兰内政部长曾宣称,波兰和意大利将成为欧洲的新春天,成为欧洲价值观复兴的一部分,这种意识形态的重组正在得到推动。这将对欧盟和欧元的未来产生什么影响?

                疑欧派政党将如何影响欧盟经济

                据媒体调查,疑欧派将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三分之一的席位,为欧盟制度的瓦解打开了大门,甚至有可能在短期内破坏欧盟的完整性。

                如果此次议会有三分之一的疑欧派当选议员,可能会给关键性的改革和法律的制定和实施增添阻碍。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只是阻碍的威胁,议员们也有可能调整政策以免陷入僵局。近年来欧洲议会的权利和影响逐渐扩大,也令各派争夺十分激烈。这也使得立法机构的组成变得更加重要。

                对欧盟预算的影响

                在欧盟的多年度财政预算框架(MFF)方面,欧洲议会有著举足轻重的影响。MFF是一个为期7年的欧盟年度预算制度框架,它规定了欧盟主要的政策优先事项(领域),并将其转化为为期数年的财政条款,为欧盟整体支出和支出的主要优先事项/项目设定年度上限。在一个相对亲欧的议会中就一项多方面、长时间的财政计划达成一致本已不易,如果疑欧派席位增多,以多数票同意通过一项协议就更加困难了。

                议会议员们在决定MFF如何将资金分配到各项项目中有著重要作用。议员们全方位参与预算的起草、指导方针以及支出类型等,因此如果疑欧派议员将对欧盟下一个多年度预算框架的规模和形式施加压力。

                对贸易政策的影响

                与预算类似,欧洲议会在欧盟的贸易政策方面也发挥著重要影响。民粹主义政党可能阻碍欧盟实施一种可能惠及整个集团的区域性贸易模式,里斯本条约则赋予了欧洲议会对几乎所有贸易和国际协议的否决权。如果议会的议员只代表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不是对欧洲有一个统一愿景的话,立法机构在制定贸易政策方面也将变得更加困难。

                过於狭隘的关注自己国家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可能会很难与意识形态上的合作伙伴互利互惠,最终可能会自食恶果。

                对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任免

                疑欧派支持率上升的风险将继续成为欧洲政策制定者和全球投资者关注的主要问题。议会选举结束後,由欧洲理事会成员投票以多数选出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然後候选人名字被提交给议会,议会以多数投票的方式来通过或否决。

                作为欧盟主要执行机构的主席(目前主席是容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对起草和通过哪些法律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如果反建制党或疑欧派人士当选主席,可能会令财政规则的扭曲更加常见,从而会破坏稳定的政策,进一步破坏欧洲主权债券市场和打压欧元。

                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确定以後,欧洲议会必须批准欧盟委员会成员组成委员团,欧洲立法者可以通过简单多数投票来通过或否决整个委员团,从而发挥出相当大的影响力。此外,由於欧盟委员会由来自28个欧盟成员国(英国脱欧以後为27个)的28名委员组成,因此市场也会担心在贸易政策等关键问题上,欧盟委员会的成员可能不那么具有国际主义色彩。

                英国脱欧将如何应对这一切?

                英国脱欧引发的不确定性已经直接蔓延至欧洲政局。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後,按计划英国定於2019年3月正式离开欧盟,但截至目前为止,英国离开欧盟的截至期限已经推迟了两次(现推至了10月31日)。尽管如此,脱欧谈判并没有比刚开始的时候更接近达成协议。现在,英国也需要加入到欧洲议会大选的队伍中去,导致英国政局进一步动荡并令欧盟机构功能性面临威胁。

                在预期英国将离开欧盟之後,欧洲议会已将英国的席位重新分配最为弥补现存的偏见的一种方式。现在法国在欧洲议会所占有的席位数已从此前的74增加至79。即便英国现在也参与到欧洲议会的选举,但此前其所拥有的席位都已被取消。这可能就解释了为何巴黎官员对英国不参与议会选举表现的直言不讳了。

                欧洲民粹主义代言人、绝对的疑欧派人士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在保守党和工党仍致力於达成一份可行的脱欧协议之际,其引领的新脱欧党派应运而生。据民调显示,欧洲议会选举前,法拉奇所在的新政党的支持率为34%,工党其次为21%,执政党保守党的支持率仅为11%。

                金融市场将如何反应?

                倘若疑欧派在本周欧洲议会选举中摩擦出火花,则对风险情绪敏感的资产如澳元、纽元、股市及北欧外汇市场可能面临冲击。全球最大经济体之一的经济增长放缓和政局面临不稳定风险的前景将进一步施压原已充满不确定性的前景,进而影响全球市场风险情绪。就如去年意大利大选所看到的一样,欧盟内部的风险不会永远只停留在欧盟。

                另一方面,避险资产如美元、日元和美国国债则有望受到提振走高。届时风险情绪的恶化或促使投资者从寻求收益转向寻求资产保值。瑞郎同样有望受到避险买盘的推动,兑欧元及对风险情绪敏感的货币录得亮相表现。

                但相对於其他避险资产而言,瑞郎的表现可能没那么出色。尽管正常情况下欧洲面临重大风险的时候,瑞郎往往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但欧洲议会选举可能带来的重大冲击及长期影响或令投资者倾向於限制欧洲资产的风险敞口,进而令美元和日元的需求提升。

                欧洲议会选举对欧元的影响

                除了作为交易的媒介,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欧元还扮演著政治工具的角色。二战之後,欧洲决策者就设定了一个超国家的机构,旨在利用经济手段来达成欧洲和平的政治目的。欧元可视为促进欧洲各国统一及经济之间相互依赖这一努力方向的延伸。

                欧元的强势和起源可能都依赖於欧洲政局的统一,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释了为什么过去几年疑欧派的崛起削弱了对政治敏感的欧元。市场已经看到了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对全球避险情绪及欧洲金融市场的影响,但其对欧洲政局的影响仍有待揭秘。

                疑欧派对欧盟机构在一系列关键问题涵括预算到贸易关系等造成的影响足以令冲击欧洲经济前景并推动欧央行对货币政策作出调整,欧央行行长德拉吉不断表露对政治风险的担忧情绪日益加剧的立场,其称政治风险不仅腐蚀了欧洲内部的凝聚力而且还暴露了英国脱欧带来的脆弱性。

                尽管初步的民调结果显示欧洲议会大选可能迎来一个令人担忧的结果,但其可能对欧洲及欧元造成何种影响仍有待观察。在全球政治局势都陷入困境之际,旁观者可能热切想要看到欧洲选民是否会亲手摧毁维护现代国际社会及欧洲自身秩序的重要支柱。本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可能称为欧洲大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来源:Dailyfx


                即时新闻